中國面板的最後決戰:強攻柔性屏 能否打破三星一家獨大?

2020-10-04 08:11 來源: 騰訊網 

  曾經“缺芯少屏”的中國,在芯片自主突圍的同時,也在打響另一場科技產業升級戰。

  最近,三星在全球新品發佈會上,升級推出了去年曾驚豔全球的Galaxy Z Fold第二代摺疊屏手機

  作為三星第三款摺疊屏設備,Galaxy Z Fold 2延續了內摺疊的設計方案,這是它與外摺疊的華為Mate X系列最大的差異。

  在消費者看來,這只是摺疊屏在外觀探索上的不同設計方式。但其背後,卻是中國柔性屏廠家京東方和國際巨頭三星,在柔性屏(OLED)技術上的一場戰爭。

  未來之戰

  要理解京東方和三星圍繞OLED在爭什麼,我們需要簡單回顧下,中國的屏幕產業是如何崛起的。

  中國的屏幕市場,起始於CRT顯像管技術。

  上世紀90年代,圍繞這一技術誕生了長虹、TCL和海信等許多白電公司。CRT顯像器都是一個四四方方的“大腦袋”,不僅厚重,圖像顯示的色彩準確度也並不喜人。

  2000年的中國,因為經濟增長迅速、人民生活水平提升,電視的需求暴漲。在市場帶動下,中國的電視企業快速崛起,在彩色電視機的產量上躍居全球第一。

  但好景不長,當中國公司們仍在熱衷於CRT顯像管技術時,歐美日韓的顯示面板廠家卻在悄悄押注LCD屏幕市場,並在2004年打響了“超薄液晶電視”的第一槍。

  今天我們都知道,除了部分旗艦手機外,電視、電腦及電梯廣告,都以LCD技術的顯示器為主。

  但2004年,在國際大廠推出LCD顯示器後,國內眾多梭哈了CRT顯像管技術的電視公司,因為這一“突破性創新”遭到市場的當頭棒喝。

  相關數據顯示,截止2004年12月,全國CRT彩管庫存量同比上升367%。

  這讓康佳、長虹等企業的CRT顯管生產線隨即荒廢,甚至陷入不得不賤賣資產的絕境。依託CRT顯示技術崛起的一批中國企業,因此淡出了歷史舞台。

  2003年,一家名為京東方的公司,利用亞洲經濟危機帶來的機遇,成功收購了現代集團的液晶顯示器業務,以一個無名小卒的身份,挺進了中國顯示面板產業的汪洋大海。

  在京東方之後,2006年天馬微電子在上海建成了液晶面板生產線;2010年,TCL又和深圳聯合成立了“華星光電”,用這個新身份正式進軍液晶顯示器市場。

  這些跑步入場的中國企業,隨着2010年三星開啓OLED技術的新賽道,也成了今天衝上第一線與三星展開競爭的中國企業。

  OLED(Organic Light Emitting Display),即有機發光顯示器。

  與LCD相比,OLED的發光單元可以獨立為單個像素點,所以OLED屏幕可以更薄、可視角度更大、更省電,且色彩對比度更高。

  OLED技術誕生後,三星為與其他廠家的產品相區別,給自家屏幕加上一個AM(即有源矩陣)的前綴。

  實際上,三星的AMOLED,和京東方、維信諾等國產廠家的產品沒有本質區別。但基於其起步更早、產能更大,三星一直握有小型OLED屏幕市場的最高話語權。

  比如IHS Markit 2019年Q3的數據顯示,儘管三星在小型OLED的市場份額從94%下滑到88.5%,但依然遠超後方的追隨者之和。

  為追趕三星,國家對京東方、維信諾、天馬和柔宇等中國廠商進行了大力扶持。以京東方為例,僅從2006-2018年,它就以定向增發的方式融資705億,其中政府補助61億。

  如果算上其他融資渠道,京東方的融資金額超過千億。

  之所以支持京東方的燒錢式發展,某種程度上,也是為了讓中國的顯示面板產業,能與三星在柔性OLED的新戰場上決一死戰。

  對於過去一直扮演“追趕者”角色的中國顯示面板廠家來説,曾經在CRT技術上的“梭哈式”失敗告訴我們,沒有新技術,也就註定和高利潤、市場話語權無緣。

  按照一位業內人士的説法:“國產屏企業們大部分集中都在LCD的技術上,大部分企業的產品沒有差異化,面對早已飽和的LCD市場,大部分企業都是在虧錢賣產品。如果不能在屏幕的核心技術和人才上形成自己的造血能力,未來的屏幕技術之爭,也只會走CRT顯像管的老路。”

  如今,面對已經開啓的柔性屏之戰,通過華為和三星摺疊屏手機的設計方案,我們依然能看到與三星的差距。

  三星領跑

  很多人認為,華為Mate X是第一款國產摺疊屏的手機。實際上,中國第一款柔性屏手機來自柔宇科技。

  2018年10月31日,柔宇科技發佈國內第一款量產摺疊屏手機——柔派。

  柔宇、華為之後,2019年,努比亞的可穿戴柔性屏腕錶阿爾法、TCL的摺疊屏概念手機也先後亮相。

  但這些摺疊屏,有一個共同點:全部對外翻折。

  其中,基於京東方柔性屏的華為Mate X可摺疊的角度最大,但距離三星的內折屏仍有差距。

  據一位從業者介紹:只有三星可以做出內折屏手機,是因為三星在OLED屏幕上有一項獨家技術,在這一技術加持下,其柔性屏可直接在薄膜封裝(TFE)上製作觸摸傳感器,從而極大簡化了AMOLED顯示器的堆疊結構,減小了屏幕厚度。

  而京東方、維信諾等廠家,因為無法獲得三星該項技術授權,所以在生產柔性屏時需要單獨疊加一層金屬網格(metal mesh)或銀納米線(silver nanowires)用於感知用户的觸控操作。這一步驟看似只是增加了一層觸控網,但卻要增加很多工序。

  對於柔性屏這種高精密製造來説,任何工序的增加都會導致良品率的下降,最終呈現在產品端,就是相對於三星,國產柔性屏“既厚又貴”。

  柔性屏厚度增加後,為保持屏幕可摺疊的特性,像素點都會被烙印在一種高級塑料材質上,我們按普通塑料理解,塑料的厚度越厚,可以被彎折的極限角度也就越小。

  三星能做出唯一支持內折的產品,正是基於其柔性屏更薄的特性。

  這一技術缺失,正讓中國下游企業遭受制約。

  今年2月12日,三星發佈第二款上下可摺疊的柔性屏手機Galaxy Z Flip後,即便是和京東方深度合作的華為,也沒有再次跟進。後有消息傳出,華為將在下半年推出Galaxy Z Flip的類似機型,但目前關於這款手機的可信爆料,基本為零。

▲Galaxy Z Flip

  在製造業,出貨量越高,往往意味着生產成本越低,越容易在大規模製造中提升自身的工藝水平。

  目前,京東方已在顯示市場連續多年位居全球第一,也是在新一代顯示技術領域成績最好的中國企業。即便是AMOLED智能手機面板,根據羣智諮詢(Sigmaintell)發佈的2019年全球出貨量排名,依然是三星第一,京東方第二。

  在柔性屏技術上,京東方也是投入最多的國產企業。僅2018年,就在重慶、福州投資900億建設柔性屏生產線,產能在全球僅次於三星。

  因此,市場高度期待京東方能突破柔性屏的“三星枷鎖”,畢竟,它被認為是當下中國企業中最有希望實現突圍的。

  即便如此,從華為Mate X(16999元)和三星Fold(13999元)的定價來看,京東方在屏幕成本的控制上,依然弱於三星。餘承東曾表示,雖然華為Mate X的定價高達16999元,但依然虧損高達6000-7000萬美元。

  有業內人士猜測,造成華為Mate X虧本的原因,大概率是因為柔性OLED屏幕的高成本。因技術差異導致的成本差異,成為制約國產和三星柔性屏競爭的最大鴻溝和障礙。

  但從全球產業競合來看,華為必須支持京東方,以聯合突圍,畢竟像華為這樣敢於虧本,且有能力支持國產柔性屏與三星叫板的廠家,已經不多了。

  超車機會

  三星如此強大,中國顯示面板廠家還能有機會嗎?

  一位從業者給出的答案是:雖然很難,但依然有超越的可能性。只是機會不在單個企業的競爭,而在產業鏈協同的技術探索與應用層面。

  當前的OLED產業鏈主要由三個國家把控:韓國、中國集中在屏幕製造環節,更上游的屏幕生產機器“蒸鍍機”和用於生產屏幕的許多關鍵原材料,則由日本掌控。

  過去幾十年,因為美國的撮合,韓日關係還不錯,三星因此在蒸鍍機上,和日本Canon Tokki簽過三年的獨家供貨協議。這種獨家,讓其在OLED賽道開啓時,獲得了無與倫比的起步優勢。

  三年後,基於取得OLED市場先發優勢的現實,三星還是蒸鍍機的主要買家。2017年Canon Tokki將蒸鍍機擴產到每年7台時,5台被三星買走,京東方和LG只能爭搶剩下的2台。

  據華商韜略瞭解,Canon Tokki之所以願與三星簽下三年獨家協議,除了經濟因素,也和Tokki公司欠下過三星的一份人情有關:在Tokki尚未被佳能收購、即將破產的前夜,Tokki依靠三星的訂單才勉強度過危機。

  基於那段共同經歷,三星作為Canon Tokki公司的重要客户,自然遠非其他公司能比。

  除了Canon Tokki,三星過去也曾“獨佔”着能影響OLED分辨率的大日本印刷,這讓其OLED一直都比其他廠家同分辨率的OLED屏幕顯示效果更好。

  眾多的獨家專利,也讓三星在OLED屏上積累起巨大的硬件優勢。

  比如,都是2K的屏幕,三星的“鑽石排列”在顯示細膩度上就高於“周冬雨排列”。而三星很早就申請了鑽石排列的獨家專利,所以,如果京東方等國產廠家要生產鑽石排列的OLED屏幕,首先需要取得三星的授權。

▲鑽石排列(右)與“周冬雨排列”(左) 來源:科技數碼派

  如果日韓的塑料友誼一直保持,三星能繼續從日本上游廠家手中獨家拿貨,對於實施趕超戰略的中國廠家來説,或許還真是個災難。

  但2019年7月4日,特殊的地緣政治讓日本宣佈:對韓國出口關鍵技術的材料施加限制。

  據外媒報道,面對三星在全球屏幕和半導體市場的絕對強勢,日本早有不滿。

  這種對抗,對於想要取代韓國優勢地位的中國廠家來説,或許是一個彎道超車的好機會。

  事實上,面對LCD市場的嚴重過剩,國內顯示面板廠家早在2015年就開始發力OLED。

  以京東方為例,這家中國的顯示面板企業,2019年研發投入高達87億,在國內通信電子行業中排名第三;其研發人員近2萬人,同樣位列第三。

▲上表:研發支出排名、下表:研發人員數量排名 圖源:紅刊財經

  伴隨研發和人才上的投入,產業佈局也在一併加速。

  智研諮詢一份報告顯示:2019年,國內有10條OLED產線投產,大部分是柔性屏產線,總投資額超過4000億。預計2020年,中國將成為僅次於韓國的世界第二大OLED供應商,總產能佔比將達28%。

  這讓中國的柔性屏廠家,擁有了與三星一戰的實力。

  據一位技術人員評論:三星的優勢大部分在屏幕的生產工藝上,這個優勢目前放眼全球,沒有對手。但柔性屏的核心技術,更多是在承載像素點的柔性材料上。比如,屏幕材質的韌性與強度,需要經受住幾十萬次的反覆彎折、拉伸,同時還要保證透光性、耐高温、耐老化、抗衝擊、防水、平整度等等。

  目前,無論是三星還是京東方,都無法完美解決上述問題,只是折中到可用的程度。

  所以,所有人都在集中研發能完美實現上述特性的新材料,而國產廠商在這方面的積澱並不比三星弱。

  比如,柔宇開發的超低温非硅製程集成技術,已經實現了超薄柔性屏的製造。

  加之三星受困,這為國產力量的局部超越,提供了寶貴的時間窗口。

  正如一位從業者所説:“顯像管到LCD、OLED,我們的技術雖然不及三星先進,卻也在快速跟進、局部超車。柔性屏能和三星一起起步背後,某種意義上我們已經贏了。”

  畢竟,在今天的國際環境下,面對柔性屏上萬億的市場,三星是在圖發展,而國產廠家是在求生存,只能拼死一搏,而且團結行動。

  以史為鑑

  相較三星而言,京東方的摺疊屏不僅性能不及三星,良品率不穩定,成本也更高。如果純粹基於商業行為來考慮,確實造不如買更划算。

  “但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,如果沒有這些國產廠家的苦苦支撐,三星賣給我們的屏幕也不會這麼便宜。”

  這是一位技術人員,對於我們為什麼要和三星競爭柔性屏,給出的理由。

  2011年,華為基於三星的OLED屏幕推出P1超薄手機。作為華為手機衝擊高端的新作,P1的定位和三星產生了衝突。於是三星便以產能不足為由,公然撕毀合同,直接斷供。

  這次斷供,導致華為後續的P1機型無屏可用,庫存暴漲,損失慘重。這次事件之後,華為高端機型開始忌憚與三星合作。

  直到2018年,在三星給予鉅額賠付的基礎上,華為才和三星重新建立了屏幕的採購往來。

  按照一位從業者的觀點:“中興、華為的芯片被制裁了,我們再去做,某種程度上是反應慢了。因為諸如芯片、屏幕和工業軟件等產品,一旦人家不給你用了,再從零去積累一條可用的備用產品,需要人才、技術和教育上的長期沉澱,不是一兩年內能解決的。”

  比如,今天的京東方、華星光電、維信諾、柔宇等國產柔性屏企業,之所以能和三星叫板,是因為中國從2007年就開始大力扶持國產企業,力求打破國際壟斷。

  與此有關的事實是:2007年,《關於繼續組織實施新型平板顯示器件產業化專項有關問題的通知》發佈,重點支持平板顯示器關鍵配套材料,以提高國產配套能力;2010年,又發佈了《關於2010年繼續組織實施彩電產業戰略轉型產業化專項的通知》。

  這為國內顯示面板產業的深度合作,起到了巨大的促進作用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面對今天柔性屏競爭的新格局,中國的顯示面板廠家需要和手機品牌商建立更深層次的合作,才能真正狙擊三星在柔性屏產業中已經建立的優勢。

  如果單從市場聯動去考慮,因為只有三星同時擁有手機和屏幕業務,所以,也只有三星有着虧本賺吆喝的合理理由。像華為這樣虧損去推出摺疊屏手機的方法,在其他國產廠家身上並不適用。

  但沒有市場訂單,柔性屏廠家也就沒有生產動力,最終呈現在柔性屏產業競爭上的困局便是,中國的企業會被三星越拉越遠。

  在一位從業者看來,這種合作需要國家力量去推動,而不能坐等着企業“自我行動”。

  他解釋到:“CRT顯像管技術向LCD的轉變屬於突破性創新,原有的技術和人才無法有效遷移。但OLED向柔性OLED的技術升級,屬於延續性創新。原有的人才積澱和技術積澱,都能一定程度上進行平移。”

  “如果我們因為商業逐利的本能去買三星的柔性屏,讓好不容易冒頭的公司再次被三星狙擊,很可能會讓中國的柔性OLED,走上LCD那種沒有利潤又燒錢無數的老路。”

  當年,京東方走的就是這條鉅額融資、鉅額虧損的血淚之路,根本沒有利潤可言。

  2003年,超薄液晶電視面世時,因為國際巨頭壟斷,中國人買台32寸的電視要花2萬塊人民幣。那時,買了這種高端奢侈品的人可能做夢也不會想到,僅僅十年後,超薄電視就便宜得猶如“地攤貨”。

  今天,人們只要花1000多元,就能拿下一台50寸的液晶電視。

  對於這種鉅變,一位技術人員表示:“主要是我們自己有了生產液晶電視的產業基礎。任何東西,你沒有,別人有,哪怕你知道製造成本只有100元,但人家賣你1000元,你就是沒辦法。”

  當今的世界,落後依然要捱打。

  對於今天依然徘徊在虧損邊緣的中國顯示面板產業來説,沒有持續的高利潤以維持正向的技術投入,並形成真正比肩三星的人才集羣,一旦未來再次有新的突破性技術出現,中國的企業,隨時還會重複走上CRT產業“全軍覆沒”的老路。

  如果不想讓過去幾十年的沉澱付諸東流,突出重圍、邁向勝利,已成為中國顯示面板企業唯一的出路。

  這條路,只能向前,無處可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