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靠國際國內市場雙循環,進一步推動產業鏈優化

2020-07-20 08:49 來源: 21世紀經濟報道 

  由於疫情的影響,再加上早已存在的全球化回落因素,導致近一個時期全球供應鏈、產業鏈調整成為一個重要的政治話題,對於企業界而言,這不是他們想要的。為了避免潛在的衝擊和影響,中國製造業應做好準備,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性與競爭力,直面全球生產網絡新變局。

  在改革開放前,中國一直獨立自主的發展自己的工業體系,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,產業鏈、供應鏈與全球生產網絡開始高度融合,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、門類最齊全的製造業體系。中國入世恰逢信息電子產品大普及的前夜,中國成為全球組裝工廠後,為電腦、手機等消費電子在價格上的大眾化普及提供了可能,在這個過程中,中國從全球裝配車間,不斷升級為全球生產網絡的區域性樞紐。就像高盛最近在其報告中所認為的,歷史數據顯示中國產業鏈正經歷本地化、多環節掌控和高端化趨勢。

  以手機為例,最初中國主要為諾基亞、摩托羅拉、愛立信等公司組裝產品,但是,在進入智能手機時代後,這些公司的手機幾乎一夜之間消失,蘋果、三星取而代之。在這近20年的時間裏,尤其是智能手機時代後,中國企業在蘋果供應鏈上不斷增加。現在,蘋果公司前200家供應商在全球開設的802家工廠,有382家位於中國大陸,全球佔比為48%。正是因為有如此多的供應鏈企業,小米、OPPO、vivo等國產手機可以以比較低的成本組裝手機,而華為則邁向了產業價值鏈最高端的芯片領域。

  這在其他所有制造業領域都存在同樣的現象,中國從組裝開始,不斷向產業鏈上下游延伸,並逐步形成自己的品牌以及全產業鏈。同樣以消費電子產業為例,由於摩爾定律以及產品迭代的要求,對製造提出了“及時生產”的要求以尋求按時發佈新手機等,為了降低成本,必然要求整個長供應鏈在時間、質量上的高度配合並以減少庫存為目標。這必然會要求供應鏈、產業鏈聚集才能產生如此高效的協同效應。最終,中國製造業形成了規模經濟效應、產業集羣優勢和物流網絡體系,這是其他任何一個經濟體都無法取代的集合優勢,而且中國人工成本的提高正在被智能製造所抵消。

  隨着中國企業走向海外,並且一些中低端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到東南亞、南亞等地區,進一步鞏固了中國供應鏈在全球生產網絡中的地位。這是因為企業主要是將組裝部門轉移到境外,而不是整個產業鏈的轉移,海外生產主要還是依賴中國的供應鏈體系,因為本地沒有供應鏈體系,如果想要建立,成本也會遠高於更大規模生產的中國同行。比如在越南生產的三星手機、紡織品等供應鏈主要來自中國。某些產業的組裝部門向東南亞轉移,加速了生產網絡的區域化,但同時會鞏固中國在供應鏈、產業鏈中的地位。

  可以看出,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地位是由市場長期形成的,有很強的產業鏈集羣優勢與供應鏈效率優勢,並因為大規模製造智能化技術投資,以及龐大的國內需求,會繼續鞏固自己在全球產業鏈與供應鏈中的優勢。中國正在以更加專業的分工佔據產業鏈的多個環節,同時在向產業鏈高端部分靠攏。

  當然,中國製造業還有較多的核心零部件和關鍵設備來自全球產業鏈,隨着中國企業向高價值鏈進軍,這方面的需求會越來越大,也會面對更多更激烈的競爭。目前的風險在於,某些國家基於政治目的切斷向中國出口核心零部件、關鍵設備或軟件,並用政治手段妄圖搞全球產業鏈重構。這會打亂中國企業邁向高價值鏈的行程,但全球供應鏈與產業鏈會同時遭受打擊,每家企業都會受到影響。

  中國需要以14億人口構建內需體系並在此過程中繼續鞏固供應鏈、產業鏈安全與發展。但是,更重要的是企業要勇於走向世界成為跨國公司,跨國公司具有在全球建立和掌握產業鏈供應鏈的能力,只有建立強大的跨國公司,利用自己的品牌、技術與全球網絡增強國內產業鏈和國際產業鏈的對接,才能不斷提高國內供應鏈與產業鏈的競爭力。